今年以来国内关于虚拟偶像的消息不少,其中在粉丝内部最受关注的无疑是“全球第一虚拟主播”绊爱(Kizuna AI)正式来到中国,并且引发了大量争议的事件。

另一方面,随着资本的不断入局,尤其是一些大玩家的入场,虚拟偶像在国内的发展也已经到了箭在弦上的关键时刻。

下一步,向左走还是向右走?

绊爱分身事件:粉丝终究敌不过资本的力量

虚拟偶像,即Vtuber,由virtual(虚拟的)和YouTuber(视频制作者)变换而来,即虚拟视频制作者。拥有虚拟的角色形象与设定,并且有真人配音表演,后者通常被称为“中之人”。

虚拟YouTuber在2017年开始爆发,两年多的时间,YouTube上的Vtuber已经数以千计。和发源于语音合成软件的虚拟歌姬不同,Vtuber因为有中之人的存在,二三次元的连接似乎更加紧密,这也成为了她们的魅力来源之一。

在这其中,被称为“爱酱”的绊爱无疑是佼佼者。这个自2016年11月开始便活跃在视频平台上的Vtuber主播,开创了以虚拟人物的身份成为视频播客的先河,一时间大量虚拟主播涌现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公开数据可以侧面显示绊爱这个Vtuber的影响力:截至今年7月,其发布的视频在YouTube上的总播放量已超过3.3亿。而除了视频节目之外,绊爱还做了其他很多尝试,例如开设演唱会、参与电视广告等。与此同时,她是日本旅游官方宣传大使,参加过电影《阿丽塔》的首映礼,甚至主持过企业发布会。

6月30日,绊爱首次在中国举行了线下生日会,不仅穿着打扮更加中国风,并且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试图营造出本土化的形象。不过有意思的是,正是包括这一举动在内的一系列举措,使得该Vtuber背后的运营方Activ8以及制作人遭到了中国粉丝的抵制,认为其运营的多个绊爱“分身”已经削弱了这个Vtuber原有的意义。短短几天之内,绊爱B站账号的粉丝数从近100万锐减至90万,目前已经减少至81.7万。

一位关注了大量Vtuber的绊爱粉丝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运营方的做法伤害了粉丝的感情,“对于资本来说,爱酱只是一个用于商业变现的工具。而对我们来说,就是觉得粉丝终究没有敌过资本的力量”。

之所以说Vtuber是运营方盈利的工具,并非只是粉丝带有情绪的表述,而是Vtuber的盈利能力着实惊人。根据CA Young Lab发布的数据报告,2018年日本视频主播(包括虚拟主播)的预估收入规模达到313亿日元;到2022年,这个数字将会扩大到579亿日元。对于普通的视频主播,平台还要与主播进行分成,而Vtuber则完全不会存在这一问题。

在绊爱的引领下,日本大小企业积极推出虚拟偶像的形象,出现了大量Vtuber,因此2018年也被一些媒体称为日本虚拟偶像的元年。事实上,在中国也存在这样的知名虚拟偶像,例如出道7年、坐拥452万粉丝的虚拟歌姬洛天依,2017年8月首个入驻B站的虚拟UP主“小希”等。按照B站的说法,“2019年Q1共有超过6000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,观看人数接近600万人次。”

资本蜂拥而至:小众市场下的强劲潜力

上面提到的“虚拟偶像元年”,不单体现在数量的激增上,还有争相入局的企业和资本。

有数据显示,日本的虚拟偶像已经有超过6000个,而真实数字或许比这更多。在这其中,大部分都是个人在运营,这主要是由于虚拟偶像的门槛并不算高。最简单的几乎只需要一台手机就可以直播,而稍高端一些的会购买动作捕捉设备以及面部识别设备,但显然这种做法成本太高。这也是为何众多虚拟偶像中,真正质量高的只是极少一部分,而这一部分通常都是有资本支持的专业运营商。

以洛天依为例,其背后的公司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禾念信息),成立于2011年6月。近两年来,由于洛天依的发展逐渐步入正轨,这家公司也连续获得了奥飞动漫的A轮、Bilibili和启明创投的B轮投资,充足的资本也为禾念信息进一步加强洛天依的运营提供了“弹药”。2017年6月,洛天依等Vsinger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,7000多张门票的售出显示了这一市场的巨大潜力。

还有一些巨头也对这一领域青睐有加,例如手握大把IP的腾讯动漫,此前就以自有动漫形象为基础打造虚拟偶像,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。去年10月,巨人网络宣布进军虚拟偶像市场,而他们预计投入的金额是每年上亿元人民币。如此高额的成本,完全也不亚于现实偶像,这个数字恐怕是小团队不可想象的,也彰显出资本对这一领域的强烈兴趣。

除此之外,日本相关运营机构的融资情况可谓相当乐观。例如,去年8月,运营了虚拟偶像的日本株式会社BitStar和上面提到的Activ8都分别获得了来自投资机构的13亿日元和6亿日元融资,这些也给了中国企业和机构更多信心。

一位70后投资人所在的机构此前投资了相关项目,她在和每经记者的交流中表示,其投资团队相当看好二次元领域的发展,也看好90后和00后粉丝的潜力。“以虚拟歌姬初音未来为例,她在70个国家和地区中运营,全球累计粉丝超过6亿,并代言过上百家知名品牌,具备一百多亿日元的IP价值。而国内虚拟偶像自带庞大的粉丝基础和流量,一旦IP孵化出来、运营方式也更加多元化,那么会有非常好的市场前景。这也是我们提前布局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”

不过也有机构投资经理向记者指出,虚拟偶像相对还是偏小众,市场并不成熟,并且二八分化严重。“实际上,日本的虚拟偶像经济也是如此,二八效应已经非常明显了,只有头部的角色能够盈利。目前看来盈利方式也比较单一,之前一些联动的尝试也不算成功。我们看不太懂,可能会选择继续观望。”

更多创投新闻,请关注外光锥创投(微信ID:waiguangzhui)

每日经济新闻

获取哔哩哔哩股票最新信息,关注:http://bilibili.meigushe.com 每天更新哔哩哔哩股价哔哩哔哩市值最新动态,每季度为您提供哔哩哔哩财报,不定期更新哔哩哔哩研报评级